周一, 五月 29, 2017
|| 最新新闻||

全球伊斯兰金融资产已逾2万亿美元 多国拟发其债券

符合伊斯兰教法 市场空间极大
【金融·资本】不收利息的伊斯兰金融业
全球伊斯兰金融资产已逾2万亿美元 多国拟发伊斯兰债券
《中国经济周刊》编辑 朱禁弢 | 编译
在喝完咖啡之后,主题演讲开始之前,宣礼员(即清真寺里一日5次按时高念召唤词的人)开始朗诵《古兰经》:“吃利息的人,要像中了魔的人一样,疯疯癫癫地站起来。”但是那些参加全球伊斯兰金融论坛的人并不需要人来提醒,穆斯林碰不得利息。因此,以遵守伊斯兰教教法为前提的伊斯兰金融业不得向客户支付利息,也不得获得利息收入,更不能投资伊斯兰教禁止的领域(伊斯兰教法不许投资酿酒、猪肉、博彩和色情业)。
咨询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安永预计,在2009—2013年间,全球伊斯兰银行的资产按照每年17.6%的速度在增长,而今后至2018年这一增速将上升至19.7%。评级机构穆迪的资深评级人士哈立德·霍拉达尔将今年称为对伊斯兰金融而言具有“地标意义”的一年,“这一行业从局限于少数资产阶层走向了全世界”。
贷款、借债不收利息收分红
世界上大多数穆斯林并不能相当虔诚到完全放弃从事传统金融业:在伊斯兰教的发源地沙特阿拉伯,伊斯兰银行业的资产占到当地银行业总资产的一半。开立了穆斯林银行账户的霍拉达尔坦言,他其实更关心伊斯兰金融所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而并非这些产品是否严格遵守伊斯兰教教法的约束。在他看来,目前的伊斯兰金融在这两方面都还有待完善的空间。
现已担任伦敦和中东银行负责人8年之久的汉弗莱·珀西认为,他的大多数客户并非带着狂热的虔诚而来,相反是“纯粹为了实现自己的增值预期”。
尽管构成伊斯兰金融的原则和伊斯兰教一样古老,但现代银行直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才开始提供符合伊斯兰教教法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从那时起,伊斯兰金融开始逐步融入全球金融业,目前伊斯兰金融业的总资产约有2万亿美元。
这些资产大多数(马来西亚央行称有80%)存于伊斯兰银行或者伊斯兰地区的传统银行。剩下的为伊斯兰债券(约占15%)、伊斯兰投资基金(约占4%)、伊斯兰保险(约占1%)。2012年,全球43%的伊斯兰银行资产在伊朗;12%在沙特阿拉伯;10%在马来西亚。
对伊斯兰资产池的需求增长迅速,导致符合伊斯兰教教法的金融产品发展迅猛。
伊斯兰金融的模式与传统金融业有所不同。比方说,银行不能向客户发放住房贷款让客户去购房;而是应该由银行直接用这笔钱去购房,然后客户再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以更高的价格从银行手中回购这套住房。这种借款方式被称为穆拉巴哈。此外还有一种被称为伊吉拉的贷款方式,即银行购房后,客户按月向银行偿还银行的购房款,并同时向银行支付租金,直到他完全还清购房款,拥有这套房的产权。
同样,从理论上来讲,伊斯兰债券持有人并没有将钱借给发行人;相反,他拥有的是名义上的投资份额,不管钱投资在哪里;而他们获得的收益也不是利息,而是投资所得的利润,或发行人支付的租金。在伊斯兰债券到期时,发行人通过购买投资人所持投资份额的形式返还本金。
有些批评家或许认为伊斯兰贷款或债券与传统金融产品在实际操作中的差别非常细微:因为它们都使得购买债券或提供贷款的投资者获得了预期收益。但这一批评并没有影响投资者对伊斯兰金融产品的投资热情。自从2001年巴林央行发行了首只伊斯兰主权债券开始,2002年至2012年间,全球伊斯兰主权债券的发行规模年均增幅高达35%,从40亿美元增至830亿美元。这让稳健增长的伊斯兰银行资产相形见绌。大多数伊斯兰主权债券都以发行国的货币计价,并只针对发行国投资者。但是国际投资者认购伊斯兰主权债的数量也在增加,2010年还只有10%的国际投资者参与认购伊斯兰主权债,到2014年这一占比已升至20%。
穆迪估计,截至2014年7月,全球伊斯兰债券的余额已经高达约2960亿美元,其中36%为伊斯兰主权债。马来西亚发行的伊斯兰主权债数量最多。今年6月,英国成为西方国家中首个发行伊斯兰主权债的国家,仅仅2亿英镑的债券额度竟然吸引到了23亿英镑资金的认购。
服务透明、公正致伊斯兰金融受热捧
一些西方公司也开始发行伊斯兰债券募集资金。法兴银行以及三菱东京日联银行都有发行,也有报道称高盛也在考虑拟发行5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
尽管伊斯兰金融产品近来发展迅猛,并且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尤其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和西方国家而言,这些地方都没有相应的伊斯兰金融机构。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解释称,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是穆斯林,但全球只有1%的金融资产是符合伊斯兰教教法的。整个中东和北非,只有不到20%的成年人有正式的银行账户,这意味着伊斯兰金融市场的发展空间极大。而且由于遵守伊斯兰教教法,使得伊斯兰金融业服务更透明,更公正,更易受穆斯林投资者欢迎。奥斯本坦言,英国打算将伦敦打造成为伊斯兰世界以外的伊斯兰金融中心。
正如伊斯兰主权债券在英国受到追捧,显示投资者对于伊斯兰债券的需求十分强劲。香港和南非都已经安排在今年9月底发行以美元计价的伊斯兰债券。卢森堡、俄罗斯、澳大利亚、菲律宾、韩国都表现出了发行伊斯兰债券的兴趣。
但这依然存在潜在的风险。高盛此前拟发售伊斯兰债券,就曾经被告知其发售的债券不符合伊斯兰律法。印度尼西亚也曾经因为类似的原因被迫削减过一款伊斯兰债券的发售规模。一些马来西亚学者支持开发伊斯兰信用卡,而另外一些阿拉伯学者则反对,他们认为这太像贷款并收取利息了。

这样的争论使得各界呼吁对此建立一个更有效的国际标准,以便于一个类似于伊斯兰金融服务委员会这样的国家金融监管机构能够设立。该机构能够同时对伊斯兰金融业进行宗教上的和审慎的指引,能够扮演一个类似于巴塞尔委员会(由多国央行和金融监管当局组建,用于交换各国的监管安排、改善国际银行业务监管技术的国际组织)在传统银行业中的角色。
马来西亚央行行长洁蒂认为,这将促进金融机构的监管更加协调。但是由于伊斯兰教本身没有一个能够对这些规则进行仲裁的顶层权威机构,因此这些金融争议恐将继续存在。
(编译自《经济学人》2014年9月13日)

目录

通讯录

谁在线

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
mod_vvisit_counter今天964
mod_vvisit_counter昨天1422
mod_vvisit_counter这个星期2386
mod_vvisit_counter上个星期7106
mod_vvisit_counter这个月36836
mod_vvisit_counter上个月44610
mod_vvisit_counter总数1575899

We have: 8 guests, 3 bots online
今天: 五 29,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