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三月 25, 2017
|| 最新新闻||

马德新的大化思想(2)

关于宇宙的形成,马德新坚持安拉创生宇宙万物的思想,并以“真一显化”和“真光照明”来说明宇宙的形成,进而详细描述了自然万物(大世界) 和人(小世界) 形成的具体过程。他主要从三个层面阐释(自然) 宇宙的生成:

其一,宇宙是安拉创生的“, 古圣先贤以及各教之明贤儒士,皆谓世界为化生之有,既为化生,则必有主持造化,不属于化生而为自然之有者,所谓原有而不得不有也”[4] (P12) 。

他认为安拉神化莫测,统觉万理,定夺万数。自然宇宙与人一样,都是由无限者(安拉) 创生的。安拉“从无生有,显无极而造化万有之性命,复显太极而造化万有之形体,色色象象,千变百出,妙之至也”[5] (P8) ,“无而化有”更直接表述了物质世界从无到有而产生的思想,“最初之时,纯清世界,一物未有,主宰从精微作用中无而令有,生色生象”[5] (P9) 。

换言之,宇宙的生成,源于安拉,安拉创造了物质世界。物质世界的起源是安拉的自我意志的实现。世界既为安拉的创造物,就与人一样,是有限的,不能成为人们膜拜的对象。惟有世界万物的创造者———安拉才是无限的,才是人们崇拜、敬畏的对象。

其二,宇宙是由安拉的本然显化而成的,是由安拉之用即“真光”照映而成的。

“真一显化,万物生焉”[6] ,世界的形成,是通过真一显化实现的。在显化之前,世界万物以一种无形的、纯粹的“理”的形式存在于先天。真一通过大命、元气使无形之理显现为有形之象。 “幻境真境,一皆真宰生化者也。亦真一本有之理所显之象也。显于幻者为幻,显于真者为真,显于小者为小,显于大者为大,非显之不一也,乃受者各异。”[4 ]在真一之光的照射下,自然万物得以显现。真光的照射不仅是世界显现的原因,也是世界万物之所以有多样性和差异性的根本原因“, 天下贤愚共处,善恶同居,长短不齐”,就在于万物自身具有本质规定性,万物自身的大小、高低、尊卑、善恶等差异,决定了它们接受真光的程度与亮度不同,因 此受真光的多少及明暗也不相同:

宇宙间形形色色,皆在真光照映中矣⋯⋯人类虽多,其实承受则不一,彼夫日光善临万物也,照一物以全光,照万物亦以全光。物少光不灭,物多光不增。泰山同此照,沙尘亦同此照。故万物之承受其光者,不能超乎本然,只觉日光所照,高者显之愈高,低者显之愈低。[4]

世界万物的形成,是通过真一的显化而成。真一的本然,是“真光”,万物之所以能够显现,宇宙之所以能够产生,都是真光的照射:

清哉,真宰本有之真光,引导良仆于至正之道,至静之品,至善之元,以止于复命归真之境;大哉真光,贯乎宇宙,通乎古今。[ 4 ]

自真体运动,作为始出,而万化显焉。万物显则主宰之踪迹见焉。其踪迹有两端,人不可得而见者,理也;可得而见者,象也⋯⋯九天各具之理,与诸天神,皆得大命之馀光而有者也,此则所谓上等也。其次得上等之余光⋯⋯[4]

圣人云“, 清哉真一也,隐则为真,显则为物。”⋯⋯夫世界之象,未显惟理而已,理乃真一本然中所含自然之妙,而为天地人物之所以然,所谓命也。真一既显,即为世界, 乃真一自然之妙,由里达表而显于万象之中,是为当然不易之理也。非真一之本然散为万有之象或为有之性。譬如一人之容照于万镜而成万容,非此仪容之本体,散 于万镜之内,乃其容显象于万镜。一镜一容,万镜万容,无算无数之镜,即万算无数之容。[ 4 ]

宇宙万物的形成,是由于真光的照射;由于真光照射程度不同,宇宙万物的明暗各不相同,因此万物之间高下不同,形状各异,由此形成了纷繁多样的宇宙万 物。世界万物与人的本质(命) 源自真一,真一显现为世界万物,是真一之妙用作用于万物,由里及表显于万物中,不等于真一之本然散化为万物的本性,真一之本然与人的本然具有统一性,但真 一之本然不是万物及人类本然的总和。因此,真一是完满的、至善的、无限的,而世界万物是局部的、有欠缺的、有限的。“其能无所不能,无阻碍,无难易,无缓 速,令有即有,所为不以协辅,行止不以逼迫,纲维理数,掌握天下,无不听其操纵,无物出其范围,所为尽美尽善,所有设施至均至平。”[7 ] (P3 – 4)既然真一是至善至美的,无所不能的,为什么人们生活的社会却是不美不善的,为什么还有恶人、坏人呢? 马德新以为,这是由于“受者之不足,非予者之有亏也”。万物之用,万有之美,都是安拉之用映照而成,得其大者为尊,得其小者为卑,得其全者为圣为贤,得其 次者为智为善。万物各充其量而真宰之大用愈显矣。就如太阳普照万物,但事物的明暗不一,宝镜之明,胜于琉璃;琉璃之明,胜于土木。而万物的明暗不一并不意 味着太阳不明亮,同样,自然、社会、人生的不完满并不意味着安拉不完满。在此,马德新试图通过照明说来解释事物的多样性以及安拉的完满至善与世界的不完满 之间的矛盾。

其三,真一通过大命(数一)造化无形之理世和有形之象世,造化天地万物(大世界)和人类(小世界) 。大世界和小世界、自然宇宙与人类一方面有共同性:都由造化而形成,都有从无到有的过程,都具有有限性。但自然宇宙与人类也有不同之处,自然宇宙先于人类 而有,而“人生于万物全备之后”[4] (P25) 。

马德新详细描述宇宙形成的具体过程:“造化之初大命也,大命著则性理分,性理分则元气出。元气出则阴阳成,阴阳成则天地定,天地定则万物生。万物备、人类出则造化之功全矣。”[4 ] (P22)

大命是真一用以化生万物的中介,是万物之原种,是万理之原,也即儒家所说的“太极”、道家所说的“道”、佛教所说的“大觉”,就是王岱舆、马注、刘 智所说的“数一”。马德新与王岱舆、马注、刘智等前辈学者一样,认为万物之原主真一以万物之原种即大命(数一) 为中介,令其外化为理、气、万物和人类。真一是世界万物的本原,大命是由真一化生的、连接真一与万物的中介,是万物得以产生的种子。与前辈学者一样,他把 无形的“理”概念运用于真一先天演化过程中,由一理之动分化出先天六品;把儒家的“气”概念,运用于真一后天演化之中③ ,由一气之动分化出后天六品,把大世界(自然)的形成看作由无形→有形、由里→表、由理→气的演化过程,把小世界(人) 的形成看作由有形→无形、由表→里、由气→理的演化过程:

大世界之有也,先有六品无形之理,后有六品有形之象,故先无形而后有形者,是由里而达表、由真而达幻、由理而达于气也。小世界之有也,先有六品有形之象,后有六品无形之理,故先有形而后无形者,是由表而还里、由气而还理、由幻而还于真也。[4] (P22)

在自然宇宙生成的过程中,先有天地,次有万物,最后有人类形成,这与《古兰经》关于安拉造化宇宙万物的思想是一致的。按照伊斯兰教的观点,天地与自 然万物是大世界、大宇宙,人则是小世界、小宇宙,是宇宙大生命中的一个小宇宙,小世界与宇宙大生命有相似的结构,是一个完整的生命系统,但是人之小世界的 形成,与宇宙大世界的形成有很大的区别。

马德新在《续天方三字经》中以通俗的语言揭示了自然宇宙由先天到后天的形成顺序依次是天、地、无生物、植物、动物、人类④。他以为人类的出现是宇宙 大化中最精彩、最有意义的事情,宇宙的生成及变化因为有了人类才得以完满、才富有意义,就像树木只有结出硕果才能完成使命一样:

夫大化至人而全,亦犹树木至果而实,树非果,则徒有枝叶,而终不能生树;化非人,则虽有万物,而终不能包含。可见果内含种而种又生果,将生机之不息,何异人含大命而真一无算无穷之理气象数,悉从此而生焉。[4 ] (P3)

总之,马德新既要坚持伊斯兰教的核心信仰,坚持安拉创世的思想,另一方面,宇宙无限的思想随着近代科学的兴起而传播,为调和二者之间的矛盾,马德新 把现实的自然宇宙看作安拉的创造物,看作一个有限的实体。作为被造之物的自然宇宙,其大、其远、其奇、其能,均无法与天地万物之根源真一相比。

马德新认为与真一的无始无终相比,自然宇宙是有始有终的;与真一的无限相比,自然宇宙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受近代科学思想的影响,宇宙无限的思想在马德新的著作中也 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可。大宇宙是无限的、永恒的,即使自然宇宙,也处在有与无相互转化的无限过程中:

世界先无而后有,将来仍归于无。[4 ] (P3)

有无之义,乃隐者转为显,显者转为隐耳。以是知造化者,真主使之显;归回者,真主使之隐。譬如义与字,字有形,义无象;义有于知,字出于能,万理如 义,万象如字。有义即有字,但未书时不显也。是以知世界未显,则象隐于理;世界既显, 则理显于象。此所谓有者转为无, 无者转为有也。[4](P31)

宇宙在形成之前,先以无形的“理”的形式存在于先天,宇宙的形象隐藏于其“理念”之中;宇宙显现后,其本然之理则隐藏于现象之后;将来宇宙归于真 一,其形象将重新隐藏在本然“理念”之中。换言之,宇宙由无→有的过程,就是由理→象显现的过程;从有→无的发展,又是从象→理回归的过程,宇宙演化的最 后阶段是归于永恒的真一本然。

四、大化总归

马德新的大化论,不仅阐述宇宙的形成、演化,而且更关注宇宙演变的最终归宿,他认为宇宙的形成与演化是一个连续的、完整的过程,有开端,有变化,大 化还有总归,“化有始终,始于至真,归于圣人”[6 ] 。与儒家把宇宙看作一个生生不息的生命体不同,马德新认为现实宇宙有其最终的归宿,“变者终必散,生者终必亡”[6] 。万物、人类源于真一,要复归于真一,宇宙由形成到发展再到复归是一个无限的、漫长的、不可逆的过程,万物和人类复归真一是必然的:凡有生者必死,美者必 伤,聚者必散,全者必亏,合者必离,兴者必败,富者必贫,乐者必苦,自然之理也。总之尘世一切皆幻,凡所有者,终归于亡。[7 ] (P13)

人之来由光明而入暗昧,身之生、性之藏也。人之归乃由暗昧而返光明,性之生、身之藏也。去其壁影,而真光普照于诸界,大地光明,万有毕现于威严独一之阙。[8 ] (P15)

人也者,论其来,即万有之种;论其复,即万有之果。来为开辟之始,复为归宿之终。来于先天,归于后天也。先天乃由天理之世界而来于人情之世界,后天乃由人情之世界而返于天理之世界也。[ 8 ] (P21)

马德新强调复归,强调无限的变化最终归于永恒的不变之中:“万有之形色,无不胥化;万象之义理,无不显化;万类之结束,无不浑化。化之所至即归之所 至也,归之所通即化之所通也。化即化其所归,千古所以同此理;归即归其所化,万事所以复其初。故幻情一化而归于真性矣,迹象一化而归于实理矣,人欲一化而 归于至德矣。”[4 ] (P26) 在后天的演化过程中,万物都朝着一个方向运动、发展———无限的真性、实理及至德。宇宙最后的归宿不是寂灭,而是永恒;万物的最终归宿不是枯朽,而是本性 的极大释放;人类的最后结局不是死亡,而是崇高的、至真至善至美的道德境界。人与宇宙具有共同的起源,也有相同的归宿,他们都将归于永恒之中,马德新认 为,按照经验,天地万物一般都有开端,也都有终结,要返本还原。以此类推,“有先天必有后天,有理世必有象世”,先天与后天、理世与象世是相通的,他之所 以要强调后天必归于先天,意在使天地复归真境、万物复归真机、光阴复归真时,人复归真德[2 ] 。大化总归的目的在于万事万物回到永恒的真境、真机、真时或真德中,在于克服自身的局限性,提升自身潜在的最大能力而至于无限永恒中。个体的生命是有限 的,同样现实宇宙也是有限的,正如个体的人要经过死亡而至于永恒的后世生活一样,现实宇宙也要经过突破自身局限的巨大变化,才能归于无限。宇宙自然有其开 端,必有结束,但大化之尽终不是归于虚无,而是归向永恒之本然。天地万物与人类,都要朽灭,但朽灭的只是外在的、束缚本性的“相”,而内在的本性——— “天理”(人物之所以然) 是永远不朽的。惟有在“化化”阶段,天地万物和人类才会发生本质的变化,解除一切束缚,得到极大的提高和升华,万物归于不朽,人类实现超越,人性物性都将 得到空前的解放:“不以视而见无形之色,而无所不见;不以听而闻无言之语,而无所不闻;不及而得,其得无方而无不得;不觉而动,其动无息而无不动;不作而 成,其成不变而无不成。所谓大得、大觉、大动、大成而以真一之用为用,乃万物之元、归真者之极品也”[2] ,正如《中庸》所说的“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从容中道的‘圣人’”。

结语

大化论是马德新关于宇宙起源与发展及社会人生的发展方向的哲学思考,由于受宗教思想和近代科学知识的双重影响,马德新在科学与宗教、理性与信仰之间 持调和与折中的立场。一方面马德新看到了宇宙、社会、人生中普遍存在着矛盾、变化及对立,看到了宇宙、社会、人生具有变化的一面、有限的一面、特殊的一 面;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要在有限、相对、对抗、变异之中,找到无限、绝对、和谐及不变的实体。因此,在大化论中,马德新把宇宙看作无限与有限的统一体,看 作变与不变的统一体,看作普遍与特殊的统一体。马德新一方面承认宇宙的无限,另一方面坚信现实的时空阶段的宇宙具有有限性。有限是与无限相对立的,人们往 往把个体生命的有限性放大到宇宙自然中,由此得出宇宙生命本质上有限的结论。马德新认为,从大宇宙的角度言,宇宙是无限的,是无始无终的,是永恒存在的。 天地形成之前,宇宙以理的形式存在,天地消失之后宇宙之理依然存在。另一方面,基于无限与有限的对立关系,马德新坚信安拉是无限的、永恒的,因此相对于安 拉而言,现实的自然宇宙是有限的,不仅自然宇宙的形成需要外在的力量———安拉,而且现实宇宙的演化也并非无穷无尽的无限过程,而有其最终的归宿。他认为 宇宙的演化,生命的演化,不是毫无目的、毫无规则的盲目冲动。相反,宇宙与一切生命的生成及演化都具有明确的目的性和规律性。自然宇宙的生成与演化是一个 连续的、完整的过程,因创生而开始,由复归而终结。自然宇宙由生成到变化再到终结,是一个完整的不可逆的过程。宇宙又是变与不变的统一体。就整个大宇宙而 言,大化是绝对的,整个宇宙处于生生不息的变动之中,大化贯穿于先天、中天、后天,贯穿于自然、社会及人生。真一造化万物与万物向真一的复归是永无止境的 过程。天地变化,万物变化,光阴变化,人和社会都在变化。“万有之形色,无不胥化;万象之义理,无不显化;万类之结束,无不浑化。”另一方面,就大化的目 的、方向及规律而言,又是确定的,宇宙、社会、人生都朝着真一的方向发展,最终实现完美、和谐、至善。“天地复归于真境,万物复归于真机,光阴复归于真 时,人复归于真德”,幻情归于真性,迹象归于实理,人欲归于至德。粗者化为精,暗者化为明,伪者化为诚,虚幻之用化为真常之用。大化的最终归宿是不变的, 即天地万物、人及社会最终归于真一———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大化的最终结局也是不变的,即天地万物、人类及社会最终会超越自身。“世界无虚而尽实, 人情无伪而尽真
,理道无暗而尽明,识见无愚而尽智。”世界将由虚归于实,由变归于常,由虚无归于实有,由有限的尘世归于无限的天国。

------------------------------------------------
注释

1.《荀子》:“列星随旋,日月递照,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不见其事而见其功,夫是之谓神。”

2.《大化总归》为马复初以阿拉伯文《甫苏师》一书为蓝本,由他口授、马开科笔录,二人共同完成。见《大化总归》马开科序言。

3.“气”的概念是中国哲学所特有的,回族思想家都把“气”概念引入其宇宙观和人性说中。

4.马复初《续天方三字经》页二“开造化,理象成。大命立,众妙门。分性理,俟其形。万理备,妙质存。名元气,实浑沦。先天末,后天根。元气剖,阴阳 分,四象著,定乾坤。万形备,乃造人。人也者,天地灵。万化中,为特生。天之粹,为其心。地之华,为其生。万理原,为性灵。人降世,大化成”。.

------------------------------------------------
参考文献

a.刘智. 天方性理[M] .

b.马复初,马开科. 大化总归[M] .

c.第•博尔. 伊斯兰哲学史[ M] . 马坚译. 北京: 商务出版社,1953.

d.马复初,马安礼. 汉译道行究竟[M] .

e.阿日孚. 祝天大赞集解[M]

f.马复初. 性命宗旨[M] .

g.马复初. 四典要会:卷1[M] .

h.马复初. 醒世箴[M] .

http://www.islam.net.cn/index.html



Add this page to your favorite Social Bookmarking websites
 

目录

通讯录

谁在线

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
mod_vvisit_counter今天147
mod_vvisit_counter昨天1324
mod_vvisit_counter这个星期8586
mod_vvisit_counter上个星期8552
mod_vvisit_counter这个月32040
mod_vvisit_counter上个月36134
mod_vvisit_counter总数1484834

We have: 46 guests, 1 bots online
今天: 三 25, 2017